中文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天津市地方志网
首页 | 地方志机构| 法规文件 | 修志园地 | 天津史志 | 区划概况 | 魅力天津 | 今日天津
    
水利志
 序
 凡例
 综述
 大事记略
第一篇 水资源
 第一章 水资源概况
  第一节 降 水
  第二节 天然径流
  第三节 入境水量
  第四节 入海水量
  第五节 地下水资源量
  第六节 地下热水资源
 第二章 水资源评价、开发利用研究和保护
  第一节 水资源评价
  第二节 水资源开发利用研究
  第三节 水资源保护
 第三章 水资源利用
  第一节 水资源利用概况
  第二节 工、农业及生活用水量分布
 第四章 水污染及损害状况
  第一节 废、污水排放
  第二节 入河污染物量
  第三节 地下水污染
   第四节 水污染事故的直接损失
  第五节 水污染危害
  第六节 与地下水有关的环境问题
 第五章 水资源管理
  第一节 法律、法规
  第二节 管理方法
第二篇 河 流
 第一章 南运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输 水
  第五节 河道现状
 第二章 子牙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三章 大清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四章 永定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五章 北运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六章 潮白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七章 蓟运河系
  第一节 流域与河道概况
  第二节 演变与治理
  第三节 主要建筑物与防洪效益
  第四节 河道现状
 第八章 海河干流
  第一节 河道整治及其多功能效益
  第二节 主要枢纽工程
  第三节 干流现状
 第九章 引滦入津
  第一节 兴建缘由
  第二节 勘测设计
  第三节 施 工
  第四节 管理运用
  第五节 工程现状
 第十章 其他河流
  第一节 金钟河
  第二节 新开河
  第三节 新开河、金钟河现状
第三篇 洼淀 蓄滞洪区 水库
 第一章 洼 淀
  第一节 洼淀分布
  第二节 洼淀的形成与演变
 第二章 蓄滞洪区
  第一节 概 况
  第二节 北三河蓄滞洪区
  第三节 永定河系蓄滞洪区
  第四节 天津市南部地区蓄滞洪区
  第五节 典型年蓄滞洪区调度与运用
 第三章 水 库
  第一节 于桥水库
  第二节 北大港水库
  第三节 中、小型水库
第四篇 防汛与抗旱
 第一章 防 汛
  第一节 防洪工程
  第二节 管 理
  第三节 典型年防汛纪实
 第二章 抗 旱
  第一节 天津解放前的抗旱
  第二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抗旱减灾
第五篇 城市供水与排水
 第一章 城市供水
  第一节 沿 革
  第二节 供水系统的改造
  第三节 调水引水工程
  第四节 开凿井水及海水利用
  第五节 水 质
  第六节 水 厂
  第七节 管 网
 第二章 城市排水
  第一节 排水设施
  第二节 排水系统
  第三节 排水河道
  第四节 污水处理厂
 第三章 城市供排水管理
  第一节 供水管理
  第二节 排水管理
第六篇 农田水利
 第一章 灌 溉
  第一节 引水灌溉及潮灌潮排
  第二节 提水灌溉
  第三节 蓄水灌溉
  第四节 机井灌溉
  第五节 节水灌溉
  第六节 污水灌溉
 第二章 除涝治碱
  第一节 盐碱地分布
  第二节 除涝治碱工程
  第三节 试验研究
  第四节 种稻防涝治碱
 第三章 水土保持
  第一节 自然特点及山区水土流失状况
  第二节 治理概况
  第三节 治理效果
 第四章 人畜饮水
  第一节 山区饮水
  第二节 平原改水
 第五章 农田水利管理
  第一节 组织管理
  第二节 工程管理
  第三节 用排水管理
  第四节 经营管理
第七篇 水利工程施工与移民迁建
 第一章 水利工程施工
  第一节 水利建设沿革
  第二节 机构和施工队伍
  第三节 管理制度
  第四节 施工技术
  第五节 水利工程建设征地
 第二章 移民迁建
  第一节 移民概况
  第二节 移民政策
  第三节 安置方式
  第四节 移民生活
第八篇 工程管理
 第一章 河道管理
  第一节 机构沿革
  第二节 河道堤防
 第二章 水库、闸站管理
  第一节 大型水库管理
  第二节 大型闸站管理
 第三章 科技兴管
  第一节 新技术应用
  第二节 技改技革
  第三节 引进国外先进技术
 第四章 综合经营
  第一节 经营发展
  第二节 水库渔业
  第三节 管理机构
  第四节 方针政策
  第五节 综合效益
第九篇 水利基础工作
 第一章 水文工作
  第一节 水文站网
  第二节 水文测验
  第三节 水情工作
  第四节 水质监测
  第五节 水文资料整编
 第二章 水利规划、勘测、设计
  第一节 规划设计机构
  第二节 规划治理成果
  第三节 勘 测
  第四节 水利工程设计
 第三章 科学研究
  第一节 科研机构
  第二节 科研成果
  第三节 科技情报
  第四节 科技服务
  第五节 学会活动
 第四章 外事交流
  第一节 对外交往与交流
  第二节 对外经济技术合作
 第五章 水利教育
  第一节 全日制教育
  第二节 职工教育
第十篇 水利机构与水政
 第一章 水利机构
  第一节 新中国成立前的水利机构
  第二节 新中国成立后的水利机构
 第二章 水政管理
  第一节 水政法规改革
  第二节 水政机构
  第三节 水法宣传
  第四节 水利执法
  第五节 水法规体系建设
第十一篇 治水人物
 第一章 人物传略
  第一节 古代治水人物
  第二节 当代治水人物
  第三节 烈士及牺牲者英名录
 第二章 人物简介、名录
  第一节 人物简介
  第二节 高级专业技术人员名录
  第三节 群英谱
第八篇 附 录
 一、文件辑存
 二、主要自然灾害
  (一)历史水灾简记
  (二)历史旱灾简记
  (三)潮 灾
  (四)震 灾
  (五)雹 灾
 三、治水碑碣
 四、诗 词
 五、水利著述
 编后记
 
您当前的位置 :地方志 > 天津通志 > 水利志  
《水利志》综 述

  一

  天津位于北纬38°33′57″至40°14′57″,东经116°42′05″至118°03′31″之间。地处华北平原的东端,濒临渤海。全市总面积为11305平方公里。属于暖温带半湿润季风气候,全年平均气温12℃左右。冬季寒冷,最冷的1月份月平均气温-5℃,短时极端最低气温-27.4℃,夏季炎热,最热的7月份月平均气温26℃,短时极端最高气温曾达40.3℃。年平均降水量约600毫米,降水年际变率大,历史上最大年降水量达1213毫米,最小年降水量仅244毫米。降水又多集中在7~8月份,约占全年降水总量的80%以上。

  地质、地形和地貌的变异比较复杂。距今约19.5亿年前的吕梁运动,形成了燕山地区东西向的巨大拗陷地带,奠定了蓟县中上元古界地层发育的地质构造基础。由于受南北向构造的挤压,而形成一系列东西向断裂褶皱。距今约8亿年前的晚元古代末期的蓟县运动,形成中上元古界典型地质剖面的沉积。中生代侏罗纪末与白垩纪初的燕山运动,又形成了一系列北东向的北北东向构造。新生代第三纪后期的喜马拉雅运动,使燕山山脉沿三河——蓟县大断裂继续隆起,三河、蓟县大断裂以南地区下沉,造成了北高南低的地形大趋势。北部的燕山山脉,出露有太古界、中上元古界、寒武系地层和花岗岩长岩侵入体。南部平原皆为新生界沉积覆盖,以陆相沉积为主,第四纪晚期海水入侵,形成海陆相交互沉积。北部山区只约占全市总面积的5%,北大楼山山峰高1078.5米(大沽基石),自北向南倾斜。山前以外大部是辽阔的冲积平原,地面坡度为1/5000~1/20000。东南侧为海积平原和浅滩,地面高程1~4米。

  天津的脱颖演进过程是河系水流长期冲积和海进、海退多次往复的过程。由于黄河和其它有关河流的几次较大的变迁和人为作用,使得海河流域逐步形成独立水系。经过漫长的沧海桑田,生态演化,而颖现其“九河下梢”河网之格局和陆地之轮廓。天津的形成、发展与“海河”有着不解之缘,与水息息相关。海河干流是一条多功能的河道,有利也有害。但人们首先认定海河是一条施惠于天津的河,天津因水而立,依水而兴,人们把海河称为天津的“母亲河”。

  贯穿天津市区的海河,上游有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和北运河等5条河流,并含纳着300余条支流。其流经的地区统属海河流域,西起太行山脉,东临渤海,北依燕山,南界黄河。其间包括北京和天津的全部,河北省的大部,以及山西、山东、河南、辽宁和内蒙古自治区等省区的部分地域。这些干、支流河道,形似一把巨扇,铺在华北大地上,而海河就是这把巨扇的枢柄,天津则是她涵育和维系着的一颗璀璨明珠。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有人在海河两岸聚居,繁衍生息。北宋时期,就在海河沿岸和周围地方屯兵修建“方田”,垦荒、引水种稻。金、元、明、清各朝代,也相继在海河沿岸屯田。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天津巡抚汪应蛟在葛沽、白塘口一带开渠筑堤围田垦种。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天津总兵蓝理招浙、闽农民在天津开垦洼地,挖贺家口引河,沿河布渠形成河渠围堤数十里的河网稻田。至清雍正七年(1729),海河干流右岸附近大片土地得到开发。清同治五年(1866),在海河左岸邢家圈、卧河一带开挖东、中、西河,开始了么六桥、军粮城的稻田种植。清光绪六年(1880),开挖马厂减河,相继兴建九宣闸,在减河两岸开支渠和横河,引南运河水放淤改土。历时6年官屯种稻6万余亩,其屯垦的军民逐渐在后营、小站等地定居,形成村镇。

  天津市区的形成与发展,又源于漕运。早在东汉建安十一年(206)起,先后开凿平虏渠、泉州渠和新河等,沟通黄河故道白沟(今南运河)、清河、呼沲水(今滹沱河)和泒水(其上游相当今沙河,下游循今大清河到天津入海),而形成贯穿天津的河流干线。隋大业四年(608)开永济渠(今南运河),引沁水,南达于河(黄河),北通涿郡(今北京),沟通了南北航运。天津三岔河口在金泰和八年(1208)已成为漕运的枢纽,海运和河运的必经之路,漕运与军事相结合的重镇。元至元二十九年至三十年(1292~1293),开挖通惠河,使南北大运河全线贯通。这条水路交通大动脉,促进了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又相继在直沽海口建立外港和一些粮码头。明永乐二年(1404)天津设卫筑城,天津初步具备了河口海港城市布局的雏形。明永乐九年至十三年(1411~1415),再次疏浚京杭大运河,进一步促进了漕运的发展,也随之促进了天津造船业的发展和商贸的繁荣。通过屯田、漕运、疏导河流、引水灌溉、水产养殖和有关与“水”密切相关行业的兴起,促进了天津政治、文化和经济等方面的发展。于是说:天津是缘水而生。

  二

  天津又因水而扰。天津的西部广大地区汛期降水集中,加之天津处于众多河流之末梢,汛期诸河上游水多时,顺势倾泻而下,造成天津聚流成灾。在枯水期,上游来水很少,甚至断流,又因本地水资源匮乏,多出现干旱寡水的灾难。滨海一带又经常遭受风暴潮的肆虐。因而洪、涝、旱碱、潮等灾害,多年困扰着天津民众的生存,制约着天津经济的发展。

  明万历二十年(1592)至1949年的358年间,天津发生大的水灾43次,平均8年一次。其间有13次淹及天津城区。特别是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大水淹没天津城砖24级。清嘉庆六年(1801)大水淹没天津城砖26级。清光绪十六年(1890),永定河上游大雨连绵,致使北运河漫水出槽,津邑波涛凶猛,浪高二、三丈,浮桥口、下闸口、洋货街水深1~2尺。1917年海河流域暴雨,大清河、子牙河各河水势猛涨,良王庄、杨柳青间,南运河几次决口,洪水冲决天津周围临时挡水埝,致使市区大部被淹,海光寺一带水深1.8米,房屋倒塌万余间,财产损失不计其数。1939年,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运河洪水泛滥,洪水越过京津铁路,冲决西南大围堤,天津市区70%~80%的街道水深1~2米。被水泡了两个多月,电车停驶、供水中断、电话不通、学校停课、仓库物资霉烂,80多万人受灾,房屋倒塌数万间。

  历次洪水灾害,多是由上游河道洪水流势猛烈,而天津当地河道狭小,防洪标准低造成的。在洪灾过程中,还多发生沥涝灾害。在其间的一些年份中还伴生风暴潮灾。在清咸丰十年(1860)至1949年的90年间,天津发生强风暴潮灾18次。平均5年一次。强风暴潮多致使沿海庐舍、禾稼、盐滩被淹。

  干旱年份,天津又受水资源短缺之困扰。自明成化八年(1472)至1948年的477年间,天津地区发生干旱灾害157次,平均3年发生一次旱灾。天津的用水,历史上多年来是靠上游河道的来水和本地的地上水与地下水,而以上游河道来水为主。逢旱年,上游来水量减少,天津即呈现严峻的缺水形势,人民生活用水困难,工、农业减产,甚至粮食绝收。

  三

  历史上也曾对海河和相关河道进行过一些治理。明宣德九年至正统三年(1434~1438),明嘉靖四十一年至四十二年(1562~1563),先后几次修筑永定河堤防。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又修永定河堤,将永定河水引入三角淀洼,并修筑南堤,使大清河与永定河隔离。乾隆十年(1754),加筑千里堤,外筑隔淀堤,将千里堤延长到富官营。康熙三十九年至四十五年(1700~1706),开挖筐儿港减河,并修筑滚水坝,夹以长堤注入塌河淀,由贾家沽道泄北运河水入海河。雍正九年(1731)自土门楼至俵口开挖青龙湾减河,以分泄北运河洪水。在对子牙河的治理上,康熙十四年至三十九年(1675~1700)期间曾4次修筑子牙河堤防。康熙三十二年(1693)、雍正四年(1726)、乾隆四年(1739)先后三次疏浚子牙河。清光绪七年(1881)对早在明天顺二年(1458)开挖的金钟河进行改造,另辟了由海河至欢坨一段的新开河。为了加大海河干流的纳潮量,采取塞支强干的措施,清光绪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1898~1900)分别于金钟河口的陈家沟、袁家河口的军粮城以及马厂减河的西沽等处修建节制闸。为改善通航条件,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至1923年先后对海河进行了6次裁弯和多次疏浚清淤。为防止西南部洪水对天津市区的危害,1918年,在天津城厢及租界外围,自南运河右堤三元村起,经湾兜、新兴路、马场道与海河边杨庄子修筑了一条小围堤。1920年,又自湾兜至旧津浦铁路陈塘庄支线路基四号房修筑西大围堤。1924年,由西大围堤沿铁路支线至海河,加筑了南大围堤。为了减少北运河泥沙淤积海河,1929年至1935年先后在屈家店闸下开挖了长16.5公里新引河,芦新河村东建泄水闸,又开通了6.2公里的泄水河与金钟河相通,并筑界堤一道,从而形成了淀北放淤区;又相继修建刘快庄、欢坨泄水闸,增辟了淀南放淤区。截止到1939年共放淤15次,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上述工程措施,在当时和后期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由于受历代社会制度、经济能力和科学技术水平的局限,成效甚微,水患仍长期困扰着天津的生存和发展。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天津水利谱新篇。天津人民在党和政府领导下,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治水斗争,兴建了一大批兴利除害、造福人民的水利工程。1963年11月17日毛泽东主席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天津市和兄弟省、市、地区对海河流域进行全面规划和综合治理,增辟新的入海通道,改变洪水集中从天津宣泄入海的局面。对一些河道进行整修加固,增强了城市防洪载体功能。针对天津水资源短缺,狠抓水资源开发,兴修蓄水工程和引水工程,特别是1983年建成“引滦入津”跨流域调水工程,给天津社会经济、生活和生产带来了巨大变化,增添了活力,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在农村水利建设方面,通过疏通河道,沟渠配套,完善灌排设施和科学的管理运用,开源节流,建设“两高一优”农业,提高粮食产量,促进了城乡一体化的发展。在各个方面都显示了“水”对天津发展振兴起到的重要作用。

  纵观天津自1949年至1990年40余年水利事业的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

  一、恢复改造阶段(1949~1957年)

  1949年后,百废待兴。市委、市政府把“除水害兴水利”列为主要的大事来抓。根据国家水利部1949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解放区水利联席会议上提出华北地区防洪抗灾,排沥除涝的任务和要求。天津即把整修河道和加固堤防,尽快恢复提高防洪能力的水利工程建设作为紧迫任务,展开了以疏导河道、修整堤防为主的群众性兴修水利运动。集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分别对海河和有关行洪骨干河道进行较大规模的治理。

  对市区海河两岸堤埝,进行整修,加高培厚,修筑护坡和防浪墙。对北运河、南运河、子牙河、新开河等河道的险工段进行培修加固。对永定河泛区修筑了新北堤和护路堤,并结合开挖增产河修筑了增产堤,形成了上起曹辛庄下至屈家店闸,由新北堤、护路堤及北运河左堤组成泛区大堤及永定河故道左堤;由北遥堤、增产堤、中泓故道右堤下段构成的泛区右大堤,从而固定了泛区滞洪范围。

  为解决潮白河洪水出路问题,1950年,增辟了潮白新河,并疏浚了东引河,除使潮白河汛期洪水一部分入北运河外,大部分洪水由潮白新河下泄入黄庄洼和里自沽洼滞蓄,经导流引河、七里海、曾口河、东引河于北塘入海。

  为缓解西系洪水威胁,1951年至1953年,开挖独流减河,以承泄大清河和子牙河洪水,经独流减河到万家码头向下扩散,经北大港洼地漫流入海。并相继完成了北大港南、北围堤工程;将北围堤与海大道连接,向南修筑了新堤;在北大港预留泄洪口门处修筑了临时截流坝,形成港内蓄水区;在港区周围建起了一批水利工程设施,兴建了万亩以上灌区8处,引水灌溉,垦荒种稻。为进一步解决这一地区沥涝问题,1955年又开挖了青静黄排水渠,使农业生产得到较大发展。由于新挖独流减河将南运河截断,故于同期开挖了南运河上改道和下改道工程,使该河上段于十一堡泄入子牙河,下段在子牙河上建小口子闸与原老南运河相沟通。

  为加强对洪水的调控能力,在这一时期还兴建了独流减河进洪闸。为适应分泄洪水的需要,分别兴建了黄庄洼的张头窝、青甸洼邵庄子和南周庄分洪闸等工程。

  随着农业合作化形势的发展,各区、县依靠集体力量开展了较大规模的洼地改造水利工程建设。开挖了丰产河、生产河、新地河、西关引河、淀南和淀北引河等引输水工程。并修建了一批闸涵、扬水泵站等水工建筑物。

  通过对河道、水工建筑物的初步整治和改造,抵御洪涝灾害的能力有了一定的加强,战胜了1954年和1956年两次大洪水。在灌排能力上,也有了初步的提高,低洼盐碱地也得到初步改善,促进了粮食生产。

  二、治理海河阶段(1958~1972年)

  在这个阶段的1958年至1962年是中国实施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也是水利建设大发展的时期,在海河流域中、上游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建设。为确保天津市和津浦铁路安全度汛,缓解天津市工业和生活用水困难,1958年兴建了西河闸枢纽工程。为改善天津市区水利环境,对海河干流进行“咸淡分家”和“清浊分流”的水利工程建设。1958年6月,天津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海河改造工程”决议,随即进行了海河防潮闸的工程建设,并开挖了海河南、北两条排水(污)河,还对城市污水管网进行了改建。各区、县也展开了河网化工程建设,开挖了幸福河、跃进河、洪泥河、津港运河、郎园引河,扩挖疏通了月牙河和中泓故道。

1963年8月上旬,海河流域中南部各河发生有水文记载以来的特大洪水,产生径流量302亿立方米。数路洪水沿子牙河、大清河、南运河的河槽和低洼坡地相继涌向天津西南外围几个大洼淀,加之海河干流泄洪能力有限,其洪水形势非常严峻。在党的领导下,组织出动百万大军参加抗洪斗争,其中有50多万人开赴抗洪第一线,与解放军一起守卫长达300多公里的堤防。并在河北省有关地、县的支持配合下,坚决执行中央防汛决定,采取向洼淀分洪和导洪入海的措施,战胜了洪水,保障了天津市区的安全。是年11月毛泽东主席发出“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海河流域掀起治水高潮。按照“上蓄、中疏、下排、适当地滞”的方针,海河南系按1963年型洪水,北系按1939年型洪水治理,天津人民与河北省有关地区的人民,从1965年冬季开始全力对海河流域中、下游行洪、排水河道进行大规模的治理。1965年冬至1966年春,疏浚扩挖黑龙港河尾闾南大排水河。1966年冬至1967年春,新辟子牙新河,并修建马棚口防潮闸。1967年冬至1968年汛前,开挖滏阳新河,新建工农兵防潮闸。1968年冬至1969年春,扩挖疏浚独流减河,并加固堤防和建新进洪闸,将独流减河与北大港分离,使得独流减河有了固定入海通道。1969年冬至1970年春,对白洋淀千里堤进行了部分加高加固,在下口兴建枣林庄闸,扩挖枣林庄分洪道、百草洼和赵王新渠,开挖白沟引河、疏浚中亭河、大清河深槽,并兴建新泄洪闸、泄流堰。1970年冬至1971年春,开挖永定新河,并开挖疏浚港沟河、凤河、龙凤新河,兴建北运河倒虹吸,连接筐儿港引河入永定新河,使北京方面下泄之污水与北运河分流。1971年冬至1972年春,在黄庄洼以下扩挖潮白新河,并开挖青龙湾减河下段,使之与潮白新河相沟通,即所谓“引青入潮”工程,兴建黄庄洼分洪闸和退水闸。在潮白新河下口与永定新河汇流处兴建宁车沽防潮闸。与此同时,还对北运河进行治理,将杨村镇上弯段进行裁弯;在上起武清县高楼村下至屈家店的北运河左堤与永定新河左堤相交段进行了加高复堤工程;在老米店闸以北,新筑北运河右堤,于黄庄村南与老堤相交,在老米店闸以南与原老龙凤闸和护路堤相连,形成了一道防洪屏障。从1972年冬季开始,根治海河大军开始转战投入蓟运河治理工程,相继开挖“引泃入潮”河道,兴建辛撞节制闸。在下游新辟还乡河分洪道,修建魏甸泄洪闸,在北塘新建蓟运河防潮闸,还对蓟运河大杨河弯道进行裁

  弯。

  从1965年冬至1973年汛前,天津共完成挖河筑堤土方1.06亿立方米,石方45万立方米,混凝土18万立方米,建成大、中型闸、桥建筑物73座,小型建筑物2015座,挖河934公里,筑堤644公里。通过对上述骨干河道的整治,形成了海河流域泄洪的大框架,初步建成了比较完整的防洪体系,改变了海河干流集中泄流的局面。在几条骨干河道的治理过程中,各区、县也分别兴建了一大批水利工程,疏通了与骨干河道有关的二级河道和排水渠系,兴建闸涵、泵站,相应地提高了排沥能力。

  三、开发水源阶段(1973~1983年)

  天津市水资源短缺,历史上用水主要依靠上游地区河道径流补给。从50年代中期开始,上游地区相继兴建了一大批蓄水工程,致使各河入津水量锐减,天津的缺水形势日益严重,对天津城市的生存和发展构成极大威胁。

  从1965年开始,天津用水主要依靠密云水库供给。1972年海河流域遭遇大旱,上游河道断流,海河干流水位降到历史最低线,造成了严重的缺水局面。因而不得不压缩城市生活用水和有关企业的用水,也迫使一部分用水量大的工厂停产。在国务院的关怀下,当年除从密云水库引一些水入津外,并从河南人民胜利渠首闸引黄河水入津,以解天津的用水之急。1973年至1983年又相继从人民胜利渠首闸和山东的潘庄闸、位山闸进行四次引黄。

  在外引水源的同时,为增强本地区的蓄水能力,1974年开始扩建北大港水库,相继进行了四围堤的加高和加固,并修建了蓄、引、排水的配套工程,到1980年竣工,兴利库容达4.42亿立方米。1976年还对于桥水库大坝进行了加固,使水库的兴利蓄水能力由2.05亿立方米提高到4.2亿立方米。为应急解决城市用水困难,1978年从于桥水库引水,通过州河、鲍丘河、潮白新河、黄白路沟、闫高渠、郎园渠、北运河至海河的临时引于入津的输水线路,向天津市区供水。

  1980年至1981年连续干旱,密云水库为保首都北京用水,停止继续向天津供水。水源建设成为天津市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实现本世纪末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的重要任务。1981年5月万里副总理在天津市召开了解决天津用水问题的会议,国务院以国发(1981)102号文件批转会议纪要,提出对天津用水问题一定要下决心解决,决定兴修引滦入津工程,从潘家口水库可分配水量19.5亿立方米中分配给天津城市用水10亿立方米。引滦入津输水工程于1982年5月全线开工。工程全长234公里,包括开凿12公里隧洞,整治108公里的河道,开挖64公里专用明渠,修建26公里暗渠,兴建5座大型泵站,12座穿河、渠倒虹吸和沿线的闸、涵、桥梁工程,加固于桥水库和新建尔王庄水库,以及变配电和通讯线路架设等215项工程。全国23个省、市给予大力支援,138个单位参加会战,全市10多万人参加义务劳动。铁道兵和天津驻军承担了最艰巨的开挖隧洞任务。1983年9月工程建成通水,工期历时一年零四个月,比国家原来的要求,提前了两年。这项当时为国内首例跨流域最大的城市供水工程,建设速度快、质量优、投资省,得到党中央充分的肯定,被国家质量评审委员会评为1984年国家优质工程,授予金质奖。在设计、施工和基建管理方面采用多项新技术,获得国家级1987年科学进步一等奖。

  为解决农业用水,建设自备水源。在1971年至1972年已建成的黄港一库和营城水库后,从1974年至1983年的10年中,又相继兴建北塘、鸭淀、沙井子、新地河、团泊洼、钱圈、黄港二和东七里海等8座中型水库,先后共建成中型水库10座,总蓄水库容达到3.2679亿立方米。建成平原小型水库66座,建成山区小型水库12座,均为农田灌溉起到了重要作用。为增强存蓄汛后上游来水,疏浚中小河道,开挖深渠,开展以改土治水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1978年建成潮白新河里自沽节制闸,1982年在还乡河分洪道杨花庄建成天津市第一座橡胶坝。为了提高水的利用率,从70年代末期开始相继开展了节水工程建设和科学试验,如防渗渠道、暗管输水、喷灌和滴灌等,均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对从北京排污河下泄的污水,以及天津市区内排放的工业和生活污水,通过配套装置相应的处理措施,加以利用。

  在引蓄地表水工程建设的同时,各郊县还进行了地下水开发,从1973年至1979年全市打井35592眼,通过不断更新改造,全市机井保有量常年保持在两万眼以上,机井灌溉面积240万亩。

  为解决缺水山区的人、畜饮水困难,拨出专款进行岩石井的试打工作,相继在蓟县代庄子和狐狸峪打成岩石井,为山区寻找稳定的饮用水,开辟了新的途径。到1980年共打成岩石井38眼,为78个自然村解决了饮用水源。此后,蓟县把打岩石井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在边远山区加大了打岩石井的力度,并修建小水窖、蓄水池和引水管路等配套工程。

  四、改革发展阶段(1984~1990年)

  随着海河干流外围洪水分流下泄河道的疏通治理和引滦入津工程的建设,天津水利事业从农村水利拓宽了服务领域,走上了以城市供水为重点的新途径。逐步从粗放型向制度化、标准化和现代化转变。市水利系统由1984年开始实行总体承包责任制,按照岗位职责和具体的标准要求进行严格考核,促进了水利行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走上了一条以水养水、合理利用水土资源的水利综合开发的路子。

  为确保天津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用水的需要,不断地完善和提高引滦水源地至市区的输水调度运行管理工作。根据水利电力部海河水利委员会(83)海保字第9号《关于引滦水质监测工作的安排意见》,天津市水质监测中心自1983年引滦正式通水开展监测工作,对各水质站网的布设、项目分析、监测频率及资料整编都做了明确规定与分工。为进一步发挥海河干流排水、供水、蓄水、通航、旅游的综合功能,1984年至1985年兴建了海河二道闸,通过该闸与海河防潮闸的联合运用,改善了西河闸、屈家店闸至二道闸之间的河道蓄水量和水质,促进了海河沿岸和滨海地区的经济发展。为了拓宽城区供水事业,又相继兴建了“引滦入塘”和“引滦入港”引供水工程,改善了塘沽区人民生活用水和港口工厂企业的用水状况,解决了东郊区、大港区、无缝钢管公司、军粮城电厂、铜冶炼厂、乙烯化工厂和大港油田的用水需要。随后又着手进行引滦入汉、入开发区等供水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

  为充分利用引滦水能资源和于桥水库的蓄放水条件,1986年至1988年在于桥水库堤后兴建了天津市第一座水力发电厂,通过科学调度,有效地发挥水力和设备能力,平均每年以近2000万千瓦时的电能输入津蓟电网,用以支援当地工农业生产和建设。为节能增效,1986年分别在引滦潮白河泵站和尔王庄明渠泵站的旁侧兴建了“自流道”工程,除大流量输水时需要开泵提水外,一般情况可利用自流道输水,平均每年节电1389万千瓦时。

  在通讯信息建设上,从1986年至1988年相继完成了引滦84.7公里电缆的直埋和接续,建立了3个中继站,开通了12路载波电站,安装载波、纵横制交换机、汇接机等设备。在引滦输水线上的几个泵站安装了数据采集信息处理、远程通讯和自动控制设备,保障了输水调度的正常运行。

  在水利工程基本建设上,进行管理体制变革,严格了基建程序,实行工程投资包干责任制和招投标管理办法,提高了投资效益。农田水利工程,随着市、区(县)、乡、村四级管理网的健全和发展,对河、渠及水工建筑物加强了管理,通过技术经济指标的考核和测试,提供了工程设施维修或改造的可靠依据。1986年至1990年,修复小型农田水利工程7253处。更新改造泵站58座,全市泵站的设备完好率1990年达到85%。

  在科研和学术活动方面,从80年代初始到1990年共完成科研成果72项,其中有18项分别获国家级、部级或市级奖。此间还通过学术年会活动形式,征集学术论文1011篇,其中有342篇被评为优秀论文。在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上,1986年至1987年与美国东西方中心进行了“北京——天津地区水资源政策与管理”的课题研究,从1988年开始,与英国百布泰公司合作进行“天津节水措施的研究”。1989年国家科委与亚洲开发银行签署了关于“中国北京——天津水资源研究提供技术援助”的合作协议,天津投入技术力量参与该项目的研究工作。1990年天津又参与由国家科委与联合国技术合作发展部“华北水资源管理”的合作研究项目。

  在水利法制建设方面,天津市制定过一些地方性水法规,对水事活动和水务运行起到一定的作用。1988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天津市政府进一步明确市水利局是全市水事行政主管部门,对全市水事工作进行统一管理,相继制定了有关水利法规和实施细则,使水事活动有法可依,对水利设施安全运行和水资源保护,起到了有力的保证作用。

  四

天津水利事业的发展历程证明天津缘水而生,因水而扰,利水而兴的真谛。建国40年来,国家为天津市水利建设投资累计达21.9亿元,乡、村自筹资金和劳动积累估算达10.12亿元,已建成初具规模的防洪、供水、排灌体系。至1990年,天津市建成大中型水闸48座;大中型国营扬水站275座,总装机容量20.73万千瓦,总提水能力达到2440米3/秒;小型泵站(点)9319座,装机容量30万千瓦;机井2

  8798眼,装机容量30万千瓦;防渗渠道和低压输水管道4974公里;喷灌设备3712台套;大中型水库13座,总库容24.31亿立方米;小型水库78座,总库容1.4亿立方米;塘坝449座,总库容2040万立方米;二级河道79条,其中具备蓄水能力的67条,可蓄水6125万立方米;深渠2370条,蓄水能力7781万立方米,这些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对天津市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1990年全市工业总产值达到518.18亿元,为1949年工业总产值(6.6亿元)的78.5倍;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发展到518.87万亩,占总耕地面积的80.17%,为1949年的7.2倍;除涝面积611.5万亩,占易涝面积的98.06%,为1949年的29.5倍;盐碱地改良面积311.65万亩,占盐碱地面积的81.6%;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44.12平方公里,为1949年水土流失面积的53.1%;1990年全市粮食总产量达到17.5亿公斤,为1949年粮食总产2.3亿公斤的7.6倍,单产从1949年35公斤/亩,提高到350公斤/亩,相当1949年的10倍;蔬菜、淡水鱼的产量分别为1949年的10倍和15倍。

  总结多年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天津市水利建设的经验,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严格按照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办事,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综合治理。二是坚持群众治水路线,团结治水,协同作战,军民合作,地区合作,城乡合作。三是深化改革,解放思想,拓宽水利服务领域,挖潜节能创效。四是依法治水,促进水利建设、管理的规范化和法制化。上述几条主要经验,都是水利工作者在实际工作中创造出来的,得到了市委、市政府和上级主管部门的充分肯定。对此,人们将倍加珍惜,也必将起到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

  天津水利工作取得了辉煌成就,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也有不足或教训。主要表现在:水利总体规划工作比较滞后,有些工程建设项目的可行性研究等前期工作不够深入,进入80年代后,虽有所加强,仍不能适应国民经济发展形势的要求;重建轻管或重投入轻产出的倾向虽然有了一定的转变,但还没有得到全面的扭转;水利法制化建设起步较晚,还不够健全,不同程度地存在有法不依和执法不严的现象。上述几个方面虽是前进中的问题,但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应不断地加以改善。

  面对天津水利工程设施现状和国民经济发展形势,需要作的工作还很多,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天津水资源短缺问题,在引滦入津工程以后,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由于天津市的发展,用水量增长的势头很大,通过对水资源量的用水量预测和论证,在进入21世纪,水的供、需平衡缺口将会逐步加大。除了充分用好现有的水源,大力推进科技节水措施,还必须寻求开发新的水资源,适时开发建设新的引水入津工程。

  城市防洪能力尚很薄弱,主要几条行洪河道的防洪标准低,河床淤积和堤防沉降较为严重,为确保城市防洪安全,需要加大清淤和加固的力度。在近期还要采取有效措施以应付超限洪水。

  海岸御防风暴潮危害能力差,防潮堤高程参差不齐,不少地段仍以矮小的单薄土埝挡潮,缺少砌石和防浪墙。需结合城区和沿海发展,进行相应的海挡建设。

  引滦入津输水工程设施,随着时间的推移,不间断地运用,逐渐有所损伤,特别是隧洞、暗渠及泵站等工程的维修和更新改造任务繁重。尔王庄水库现有规模业已不适应城市用水量迅猛增长的需要,而应进行相应的增容。经过多年实践,利用州河进行引滦输水,常在雨季、汛期受行洪排沥之干扰,在每次行洪排沥放污后,不得不耗用大量优质水冲洗被污染的河道,也给输水运行调度带来很多不便。要确保水质,排除干扰,还需要进行相应的工程改造。

  水利服务功能,尚未充分发挥,不仅要满足少水地区的用水服务要求,还要有超前意识,不断拓宽供水服务领域。继引滦入塘、入港引水工程,引水入汉沽、入杨村、入开发区以及其它需要引水的领域是广泛的。充分发挥水利服务体系功能,是大势所趋。

  水利工程建设、管理的现代化水平,与国内有关行业的现代化水平相比还有差距,与国外同行业相比,差距更大,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需要在提高现代化水平上再上新台阶。

  回顾历史,温故知新,展望未来,任重道远。水利事业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千秋伟业,天津市水利工作者肩负着艰巨而又光荣的使命,必须认真吸取前人治水经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水利为社会文明进步、经济发展服务的指导思想,坚持科技兴水,依靠群众的治水路线,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扎实工作,巩固发展来之不易的水利建设成果,再创新业绩,为天津市国民经济持续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友情链接    北京 | | 河北 | | 山西 | 内蒙古 |辽宁 | 吉林 | 黑龙江 | 上海 | 江苏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山东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重庆 | 四川 | 贵州 | 云南 | 西藏 | 陕西| 甘肃 | 青海 | 宁夏 | 新疆 | 吉林
中国方志网 | 中国地情网
主办: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津ICP备09003389号 网站标识码:1200000004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大沽北路138号金融广场大厦A座10层
电话:022-23031918(节假日值班) E-mail:tjdfz@163.com 邮编:300040
《天津史志》投稿邮箱:tjdfzg@126.com
您是当前第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