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天津市地方志网
首页 | 地方志机构| 法规文件 | 修志园地 | 天津史志 | 区划概况 | 魅力天津 | 今日天津
    
民政志
 序
 凡例
 综述
 大事记略
 第一章 管理机构
  第一节 清代民政管理机构
  第二节 中华民国民政管理机构
   附录:伪天津特别市公署社会局
  第三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管理机构
 第二章 行政区划
  第一节 行政区划沿革
   附录:一、天津外国租界
      二、日伪政权天津市
  第二节 行政区划管理
 第三章 基层政权
  第一节 区、保甲
   附录:日伪政权统治下的保甲制
  第二节 区 街 乡
  第三节 群众自治组织
 第四章 优抚褒恤
  第一节 优待抚恤
  第二节 拥军优属 拥政爱民
  第三节 英烈褒扬
   附录:一、天津英烈简录
      二、烈士陵园
 第五章 接收安置
  第一节 复员接收
  第二节 军队离、退休干部安置
  第三节 地方退休人员管理
 第六章 慈善救济
  第一节 清代慈善救济
  第二节 民国慈善救济
   附录:日伪时期慈善救济
  第三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救济
 第七章 福利设施
  第一节 清代慈善福利设施
  第二节 民国慈善福利机构
   附录:日伪时期慈善救济机构
  第三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救济福利机构
  第四节 社会福利有奖募捐
   附录:一、天津市有奖募捐社会福利资金管理和使用实施办法
      二、天津市人民政府批转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等七部门《关于支持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工作的联合通知》
 第八章 灾害救济
  第一节 洪涝灾害救济
  第二节 旱灾救济
  第三节 地震灾害救济
  第四节 其他灾害救济
 第九章 农村扶贫
  第一节 扶贫政策、对象、标准
  第二节 扶贫方式
  第三节 脱贫致富
 第十章 收容改造
  第一节 收容机构、对象、措施
  第二节 教育改造
 第十一章 福利生产
  第一节 市属福利生产
  第二节 区、县属福利生产
  第三节 保护扶持
  第四节 重点企业简介
 第十二章 残疾人事业
  第一节 残疾人组织
  第二节 残疾人福利事业
  第三节 组织多种社会活动
  第四节 残疾人抽样调查
   附录:社会功能缺陷筛选表
 第十三章 社区服务
  第一节 服务组织
   附录:一、天津市居民委员会便民服务站暂行规定
      二、天津市居民委员会便民服务站的补充规定
  第二节 服务设施
  第三节 志愿者协会
   附录:一、和平区新兴街社区服务志愿者协会章程
      二、和平区新兴街社区服务志愿者协会工作管理办法
  第四节 系列服务
   附录:一、小白楼街“烈军属之家”工作制度
      二、小白楼街“烈军属之家”工作职责范围
      三、小白楼街“烈军属之家”走访调研制度
 第十四章 婚姻管理
  第一节 婚姻制度
  第二节 登记管理
  第三节 婚姻状况
   附录:旧婚姻习俗
 第十五章 殡葬管理
  第一节 殡葬行业
  第二节 殡葬管理机构
  第三节 殡葬管理政府规章
  第四节 殡葬改革
   附录:天津市殡葬管理暂行办法
  第五节 殡葬服务
   附录:旧殡葬习俗
 第十六章 社团管理
  第一节 社会团体组织
   附录:天津市各时期社团发展变化情况
  第二节 社会团体登记
  第三节 新建社团管理法规
附 录
 一、文件辑存
 二、天津郊区的土地改革
 三、禁烟禁毒
 编后记
 
您当前的位置 :地方志 > 天津通志 > 民政志  
《民政志》综 述

  “民政”即政府为民施政。是国家机关内务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历代政府均设有民政机构,其名称与职掌各有不同。明、清政府设户、礼、兵部分管民政。光绪三十二年(1906)国家始设民政部。民国时期,中央设内政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设内务部,后改为民政部,主管全国民政工作。

  天津自清雍正三年(1725)建州,九年(1731)升州为府,府治设天津县,成为地方行政区域。府县置户房、礼房分掌民政,即对驻地官兵施行抚恤优待。遇灾害年份,由府、县查勘灾情,上报请赈或蠲免田赋钱粮,对灾民施以赈济,救济流亡。府、县设有救济机构,收养鳏寡孤独。在民间,有在官佐倡导下,由绅商集资兴办的善堂和公益团体,其内容有:救生、救火、恤嫠济贫、舍衣施粥、施医施药、施棺殓埋、置义冢、设厝屋、收养孤幼和兴办义学等。其规模和影响为官办所不及。民国后,北洋政府设内务部,天津废府存县,援例旧制进行赈恤行政。1928年,南京政府设内政部,天津设社会局、民政局职掌赈恤、公益事务,并管理城市区划、劳资纠纷、社会团体、婚丧礼俗等。在旧中国,民政工作是根据统治阶级的利益,加强基层统治秩序,调整部分社会关系和社会行为,缓和社会矛盾,为其所需要的稳定服务,他们以民众自治为名推行保甲制度,强制征兵、抓丁,成为镇压人民之工具。在赈恤行政方面,改并救济机构为救济院、妇女救济院等,收养孤独妇孺和游民、乞丐。对民办的善堂,由政府各机关和绅商,联合组成“天津市慈善联合委员会”,督导各善堂办理赈济事务。民国以来,这种联合名称迭有变更,但联合如故。其经费来源除少数由政府补贴外,多数由善堂自筹。有些善堂间有以敬神聚会,祈福禳灾,借迷信活动募捐。旧中国自然灾害频繁,加以军阀混战,兵燹之灾连年不断,人民颠沛流离,衣食无着,饿殍遍野。社会人士和善堂扶困济贫,救助灾民,曾做过许多有益的事,但杯水车薪,难期遍及。有些善堂被官僚、善棍操纵把持,借举“善事”为名,行渔侵之实亦屡见不鲜。

  天津解放后,市人民政府设民政局,接管了旧有民政机构、基层政权组织和慈善机构,建立新的管理体制和工作秩序,开展新的民政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民政机构几经调整,民政业务随着国家经济恢复和发展,不同时期各有侧重和增减,在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事业中,发挥重要作用。

  1949—1956年在经济恢复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民政部门认真做好解放初期打扫战迹、资遣战俘的工作。组织失业人员以工代赈参加殓埋烈士遗体,掩埋敌尸和群众尸体;平毁碉堡;清理街道垃圾,疏浚河道和修筑堤埝等。同时资遣国民党军散兵、伤俘2万余人。在市人民政府“不冻饿死一人”的号召下,在10天内两次急赈灾贫民,发粮390万斤,解决了35万余人的吃饭问题。1949年冬至1950年春,还先后救济生活困难的失业工人2万余人,发粮329万斤,有力地保障了社会劳动力。对滞留在津的灾难民,动员他们还乡生产;并对市内失业、无业人员,一面拨粮救济,一面动员他们去农村参加农业生产;为进一步疏散城市非生产人口,于1950年春和1956春,先后动员部分市民去芦台、东北、察北和青海省落户,移民垦荒。解放前夕,国民党军为负隅顽抗,提出所谓要“清扫射界”,市郊不少村镇被放火焚毁,并强行拆除民房,受害群众达7431户,38443人,被拆房屋16991间。解放后政府立即组团进行慰问,并对生活困难的群众给予救济;帮助无力修房户及时修复住房。为医治战争创伤,解决旧社会遗留问题,稳定社会秩序起到积极作用。在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民政局还配合公安等部门,完成了取缔娼妓、开展禁烟禁毒、整顿社会团体以及收容改造游民乞丐等任务。随即开展民主建政,废除保甲制度,在原区、街公所基础上,建立区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通过民主选举,建立居民委员会,完成了巩固地方基层政权建设的任务。积极开展了拥军优属和妥善安置复员、转业军人,以及办理婚姻登记工作。在此期间,还一度承担户政、劳资调处、民族、宗教、侨务、儿童保育工作(1950年后陆续交有关部门)。这一时期的工作,对洗涤旧社会污浊,整顿社会秩序,恢复国民经济,巩固新政权起到重要作用。

  1956—1966年,民政部门在完成基层政权建设任务后,以优抚安置、救济救灾为重点,相应地做好福利事业和福利生产工作。

  深入开展拥军优属。除每届年节,由市党、政领导组织慰问驻津部队官兵、烈军属和荣复、转退军人外,民政局、市妇联、各机关团体和民主党派组成“拥军优属委员会”,深入开展“热爱解放军,优待烈军属”的活动,并向全市群众进行拥军优属,热爱子弟兵的宣传教育。有关部门对烈军属就业、子女入学、看病就医和房屋修缮等,都制定了优先照顾的办法;煤店、粮店、副食店按时入户送煤、送粮和送菜等;一些青年还主动为烈军属搞卫生、拆洗衣被等多种服务。广大群众为烈军属办好事、实事,已形成新的社会风尚。同时建立健全烈军属生活优待补助制度,妥善解决了他们生活中的困难。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服役期满的官兵,分别实行复员、转业、退伍。回到地方根据“从那里来,回那里去”的原则,由民政部门妥善安置,使他们分别参加工农业生产和各项建设事业。随着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安置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多数复员、转业军人就业后,在工作岗位上发挥骨干作用,不少人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受到领导和群众赞扬。

  在日常救济工作中,建立健全各项制度,保障困难户的生活。在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中,增加一些新的救济对象,即工商业老弱残职工、被淘汰的迷信职业者,部分在调整中一度因进货和销售渠道停顿,造成生产困难的手工业者和小商小贩,在打击刑事犯罪和肃反中,无生活来源的被捕犯罪分子家属,都分别给予生活救济。在国民经济调整过程中,被精简退职职工,民政部门也帮助他们渡过暂时困难。从1956年起,还不断完善贫民生产自救组织,开始吸收盲聋哑人和其他残疾人参加生产。在生产自救组织的基础上,组织技术力量,研制适合他们生产的专用设备和工具,以补偿他们因身体缺陷失去的劳动功能,并取得成功,当年即安置110余名盲聋人参加生产。至1959年,全市共安置盲聋哑人和其他残疾人993人。依据全国民政会议精神,将生产自救组织划分为保障性、改造性、服务性和自救性4种类型,从而推动福利生产迅速发展。是年冬,内务部谢觉哉部长亲自莅津,主持召开社会福利生产现场会议,总结交流推广天津经验,并为天津聋哑拔丝厂题词。

  天津地处九河下梢,受气候影响,各种自然灾害史不绝书。每遇灾荒,人民荡析离居,扶老携幼,栖息旷野,遭受饥馑、疫疠之苦。解放后各种灾害仍很频繁,但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领导下,积极兴建防洪抗旱工程和防灾、减灾设施,对受灾群众给予安置救济,组织生产自救,使他们在生产生活上得以保障,做到有灾无荒。1963年的特大洪水是历史罕见的。为保卫天津市,海河上游有关地区和天津静海县、北大港区,实行分洪泄水,天津数百村庄被洪水吞没。中共天津市委指示:要做好分洪区灾民的安置、救济工作。成立“收容救济委员会”,民政局承担了安置救济任务。先后在近郊区安置分洪区灾民46574户,173707人。对他们的衣、食、住和疾病医疗,以及生活用具和副食品的供应等,都做了妥善安排,并配合有关部门组织灾民开展生产自救,灾民情绪稳定。在救灾过程中,无1人死亡,无1人外出逃荒乞讨。在3年经济困难中,由于自然灾害和“大跃进”、公社化运动中的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等“左”倾错误,国民经济发生严重困难。郊县农民盲目流入市内,民政部门全力以赴,做好救济工作,组织收容遣送,资助粮款,劝阻灾民还乡生产。在福利事业方面,建立养老院、儿童福利院、农村光荣院、敬老院等福利设施,改进收养工作。

  通过上述工作,对稳定社会秩序,安定人民生活,巩固国防和支援社会主义建设起到重要作用。

  1966—1976年“十年动乱”期间,民政工作受到严重干扰,极大地影响民政事业全面发展,但优抚、救济等日常工作,仍坚持进行。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消除“左”的影响,民政工作得以拨乱反正,迈开改革步伐,努力做好基层政权建设、社会保障和社会行政管理工作,并不断创新和发展。

  在基层政权建设方面,“文化大革命”中,街道办事处改名“街道革命委员会”,1979年恢复街道办事处名称。市人民政府对街道办事处的性质、任务、机构等,做了进一步明确。嗣后又决定在街道办事处增设居民、城建、劳动服务、文教卫生、办公室和生产服务管理处,以适应形势的发展和街办事处工作的加强,同时还恢复整顿、改选了居民委员会,充实了街道干部,居民委员会的工作得到了加强。各街积极兴办起各种类型的社区服务组织,为老人、残疾人、优抚救济对象服务。开展了家政教育、民俗改革的便民互助活动,为民排忧解难,使20万户居民受益。弘扬了尊老爱幼、扶弱助残的新风尚。在郊县农村实行党政分开,重建乡(镇)人民政府,政企分设,独立政府职能,明确分工,各司其职。并培训一批民政助理员,充实基层,建立经济办公室和专业性、服务性组织,管理企业,调整农村产业结构,解决农民生产和经营问题。在行政村建立村民委员会,办理本村公益事务,调解居民纠纷,维护治安和反映村民要求、建议,改革社会习俗等,使基层组织发挥了应有作用。随着城乡经济发展和总体规划的实施,对部分行政区划进行调整。至1995年,新设街道办事处15个,镇41个,撤销乡40个。

  在社会保障方面,开展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和军民共建活动,不断加强优抚安置,改进优待补助办法,提高抚恤补助标准。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天津市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活动更加活跃。1983年以来,军民共建精神文明活动日益深入,军民共建文明街道、文明商店和文明居民委员会达251个。在拥军优属工作上也有拓展,各街普遍建立“烈军属之家”、“拥军优属小分队”等群众自发组织6000余个,形成了网络,使拥军优属工作实现社会化、经常化和规范化。同时改进了优抚对象的补助办法。提高了抚恤、补助标准;并将烈士、牺牲、病故军人家属定期定量补助费,改为统筹优待,对现役军人家属进行普遍优待,做到征兵、优待、安置三结合。安置工作着重做好退伍军人中“两用人才”的技术对口安置,使他们学有所用,各得其所。军队离退休干部的安置工作进展很快,共建房屋8.9万平方米,使回津的军队离退休干部得到妥善安置。

  社会福利事业有了很大发展。实现了由过去单纯依靠民政部门独家承办,到现在的多渠道、多层次举办福利事业的转变。福利事业已由单一形式,转向多种形式;由救济型转向福利型;由供养型转向供养康复型方面发展。市直属福利事业单位,改革收养模式,拓宽服务范围,实行目标管理,并以实业养事业,增强了自我发展能力。先后建立了天津SOS儿童村、天津市儿童康复中心、天津市老年病医院、天津市精神康复院、天津市听力障碍康复中心和天津市肢体残疾康复中心等新型社会福利单位。1983年以来,各区普遍开展了养老服务事业。以政府为主,依靠社会力量兴办起老年公寓、颐寿园(院)等养老单位。除收养孤老外,对离退休老人或虽有子女但无力照顾的老人,采取收费入院。至1995年全市各区共有养老院所46个,3000张床位。

  社会福利生产在改革中壮大。市直属企业,实行多种形式的承包经营,在商品经济大潮中,福利生产由生产型转向生产经营型,引进新技术,改造陈旧设备,使产品升级换代,开辟了自己的经营市场,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均显著提高。区、县属福利生产发展迅速,福利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完善了企业的各种经营承包责任制,为适应市场需要和日趋激烈的竞争,积极改进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培养人才,上档次、上规模,使生产蒸蒸日上,为残疾人开辟了多种就业途径。至1995年全市区、县属福利企业已发展至1567个单位,年产值达578754.33万元。

  社会救济工作在“十年动乱”期间,一度受到干扰和破坏,有些救济对象未能及时获得救济。拨乱反正后,救济工作得以恢复,并增加一些福利补助。在城乡实行对孤老残幼对象分别增发营养费和过节费;对65岁以上和百岁老人,进行生日祝寿和年节慰问。随着社区服务工作的发展,许多街道、居民委员会建立了包户组,定人、定时为孤老残幼户服务,使他们的衣、住、行以及看病等困难都得到妥善解决。

  救灾工作开辟了新途径。伴随着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商品经济的发展,救灾工作也突破传统格局。民政部门在当地党政领导下,兴办一批救灾扶贫经济实体,增强了救灾工作的活力和群众防灾抗灾的实力。为进一步探索农村基层社会保障体制雏形,深化救灾工作的改革,于1987年开展了农村救灾合作保险试点,由国家、集体和个人共同投保、集资,把救灾工作纳入保险的轨道。

  在行政管理方面,深入贯彻了新婚姻法,不断加强婚姻登记管理,建立健全婚姻档案,实行婚姻登记员制度。从1993年开始对婚姻登记体制进行改革,在全市逐步变分散登记为集中登记。殡葬改革不断深入,全市火化率1995年已达到99.1%,其中市区达到100%。与此同时,不断改进殡葬服务工作,扩充服务项目,新建南马集“寝园”墓地和骨灰存放堂,在乡村建立公益性骨灰堂。为改革丧葬习俗,创办了海葬和植树葬新葬法,颇受人民群众欢迎。随着民政业务的发展,20世纪90年代以来,还加强民政法规建设,对基层政权建设、残疾人安置、殡葬管理、婚姻登记管理、社会福利企业管理、收容遣送管理等工作,制定了相应的法规和规章,社团管理、婚姻管理、殡葬管理和收容遣送部门的执法人员,经过培训于1992年开始持证上岗,使民政工作逐步走上法制化轨道。

  天津市的民政工作,在改革中前进,在改革中发展。通过各级民政部门的不懈努力和扎实工作,使民政工作的社会稳定机制作用得到了充分发挥,使广大群众感受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倡导和发扬了团结友爱、互助互济、扶盲助残、敬老爱幼的良好社会风尚,进一步促进了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

友情链接    北京 | | 河北 | | 山西 | 内蒙古 |辽宁 | 吉林 | 黑龙江 | 上海 | 江苏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山东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重庆 | 四川 | 贵州 | 云南 | 西藏 | 陕西| 甘肃 | 青海 | 宁夏 | 新疆 | 吉林
中国方志网 | 中国地情网
主办: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津ICP备09003389号 网站标识码:1200000004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大沽北路138号金融广场大厦A座10层
电话:022-23031918(节假日值班) E-mail:tjdfz@163.com 邮编:300040
《天津史志》投稿邮箱:tjdfzg@126.com
您是当前第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北方网